精靈的生命 3

樹會說話 (樹精靈)

有時候總喜歡人家認為我有神經質的, 並且用怪異的眼神在背後來討論我與樹溝通的方式, 但我還是很隨心地, 嘴角露出微笑, 這是因為我一直堅信和秉持的直覺和信念*, 樹是會說話的。因為只要是生物體, 且其擁有能夠成長的階段, 他們必然會有其感覺, 而也肯定會有可發出傳導的聲音和舉動。

*在沒有科學印証之下, 我只得說這是我的直覺

我對森林有特殊的喜愛, 我喜歡接觸他們。如果一有機會進入山林, 我就很隨意的, 用雙手攏抱著樹, 並用頭額輕輕貼在他們身軀上, 以沒有任何雜想的思緒下, 平靜地和她們的生命近距離的接觸。有時候, 彷彿能感受到並被納入到他們之間的細慢對話當中, 甚至感受到他們再慢節拍的哼著歌。(這是我每一回遊走在山林活動中, 所喜歡做的事, 我喜歡這種 “物多嘈雜”的感覺)

我喜歡這種去擁抱的感覺, 這如同對待好久不見的朋友般, 雖然他們的身體很冷, 在還是可以用溫暖的雙手感觸到它們的生命存在。有時會陪著他們輕輕的搖擺, 如同摟抱著他們輕輕舞動中。(當然, 這也因為頂部的樹梢被風吹才會有的輕輕的搖晃罷了)

所以, 我每到山林, 我總喜歡用手來觸摸他們, 用手心來傳達我心靈的話。我來了或者我要走了, 這都是我常說的。這是多麼的自然、簡單及那麼聖潔的, 而這就是我和樹精靈對話所用的 “心”。當然, 有時後他們也會很冷酷, 不讓你容納他們的世界裏面, 但起碼, 我卻知道他們是存在的。

就這樣, 我對森林的朋友就有了一份堅信, 所以有時候別人問起我, 經常從事山林活動, 不怕會在山林里頭迷失嗎? 我卻滿懷信心地說 : 樹, 是不會讓他的朋友, 在他的家迷路的。

寫給我的精靈朋友

2012.

登山不要讓人尷尬

馬來西亞近幾年的登山運動, 不難可發現到有了逐漸成熟的趨向。因為從網絡資訊的照片裏頭看到、論壇文獻的交談上以及山友們的分享中得知, 而取得到一個定論, 那就是馬來西亞人的登山知識逐漸成熟了。 (這也可能是筆者暫時所聽聞的部份訊息罷了)

當然, 登山知識雖逐漸成熟, 但就不意謂著登山思想和行為及種種相關的, 就會擁有成熟度, 這種錯覺感是不能相提並論的。一個全方位的登山學術的成熟, 是需要讓人在相關的行動上, 得到理智的判斷和廣泛的認同, 並且從中也能吸取你的技巧來自我運用的, 這才是真正的專業登山的成熟點。

所以, 這裏就不刻意下筆做以上話題的定論。而就把專注放在這個主題上, 共同分享。而為何又會有這主要的標題, 主要因為是來自於登山客所穿著的服飾上, 所以我們就談這個話題, 與大家分享。

現在馬來西亞人的登山概念中, 我們可從登山裝備的單方面來看和說。不管是來自那個族群, 都不難可發現到, 許多登山友都對登山服飾有所認同並有所講求, 他們已都會選擇一些擁有排汗的、快乾和通風功能的衣服, 做為首選的登山服飾, 而這一點, 也印証了大家開始對登山知識有了了解, 並不了解服飾的講究和重要性。

但在整體穿著來說, 就有一些山友的登山服飾, 稍微出現了一點小瑕疵, 當然這並非不符合標準, 只是看了上去, 就會有一種不自在的感覺, 而這, 我就說出來吧。那就是山友所穿在上身的登山衣服, 雖有著提供登山運動中所需的功能, 但是下身所穿著的褲, 卻讓人家產生了一種尷尬的局面。

這是因為許多的登山客(不管男或女, 中年或年輕的), 都選擇了一些緊身及深色的伸縮褲, 做為登山活動所使用的服飾之一, 因為這一類褲穿起來非常方便、涼快和耐骯甚至容易清洗又快乾, 重要的是, 不會產生大腿內側之間的摩擦, 導致皮膚磨損。很老實的說, 這類褲完全符合了登山機動性的要求。

但是, 這類緊身的伸縮褲不管是長還是短的, 只要穿了上去, 下體的敏感部位肯定會有所明顯的突出, 而展現出來。但是, 如沒有刻意的掩飾, 這反而就會造成在登山運動的過程中, 因為這種因素而出現尷尬的局面。

例如在登山的過程中, 大家難免會聚在一起休息, 山友們也難免都會並排而蹲坐, 甚至會有近距離的相對而坐, 這樣一來, 對方突出的下體部位將會很明顯的, 在緊身褲中呈現出來, 而當時面對而坐的人, 為了避免當時的尷尬, 也只能夠做出東張西望的舉動, 以避開 “正中”面對的這 “突出”問題。

其實這種的問題, 反而會令到一些稍微保守的女性山客出現尷尬, 或者是一些新加入, 又稍微年輕的女山客, 他們都會處於一種尷尬的局面, 而不懂得如何去 “面對” 男山客以“突出”而來的問題。

除了這一起並坐休息的問題以外, 甚至也曾目睹些男山客在到達營地後, 所展開營地工作的時候, 就脫下上衣只穿著緊身褲四處去協助, 在這種感覺下, 男生如同沒穿褲似的, 凸顯的敏感部位在外招搖過市般, 而這又再次地令到女生產生尷尬、甚至討厭或讓人覺得不雅觀而產生反感….。

所以, 如果你們真的是屬於那些愛穿緊身褲的男性山客, 這裏個人有個建議, 那就是請你們穿了緊身褲後, 再套多一件短的運動褲, 以便將令人尷尬的凸顯部位, 可以在他人的異性面前, 稍微有的好掩飾一下, 甚至更別讓異性山客在活動上, 生產不必要的尷尬。

至於女山客, 如果也都愛穿類似緊身的伸縮褲, 也希望你們也都能像男性山客一樣, 再多套一件短的運動褲, 以避免產生不必要的誤會。要不然男性山客可要無辜了, 可能會被你套上好色之徒的雅號, 而胡亂地說那個男性山客眼睛一直緊盯我的下體部位。又或者說上山的時候他一直跟著我後面, 好像在看東西似的。這樣一來, 肯定就對為那位跟在你後頭的男性登山客造成不公平, 使他被套上莫須有的罪名。(筆者也曾經就試過, 不小心跟隨到一位穿緊身褲的年輕女山客, 並發現到其女性下體的敏感部位完全在褲內凸顯出來, 使得我一直不敢抬頭往上望, 以免讓人家誤會甚至被懷疑, 所以最後決定讓他走了一段距離後, 才慢步地跟上)

雖然該類緊身伸縮褲容易清洗, 但如穿了上去後又沒特意的加以掩飾一番, 的確會出現一種凸顯出來的局面, 讓所面對的人, 極為難堪和尷尬。當然, 這問題並非能夠馬上開口被提出, 甚至在異性的立場上, 他們都只能處於眼光閃避而不去正視, 而特意不去提及。

當然, 可能多數的男性都會說, 這都沒多大的問題, 而也沒有被人投訴。在這種自覺沒有問題的情況下, 男性們就應該站在女性的觀點上來評論, 這種問題並非是一件容易開口被提出的, 就算被提出後, 又會有怎樣的效果? 也就所以這樣, 他們也都寧願啞忍或者算了來做為迴避了事。

但如果說回女性山客, 他們穿著緊身伸縮褲登山, 在運動的過程中, 褲子將會有所往上扯縮緊, 而將下體部位明顯的突出, 這相信多數的男性山客反而到不會迴避, 而是有時候會偷偷瞄看一眼的慢慢欣賞, 可能從中也帶了一種遐想, 激發一種邪念。

所以, 避免讓異性產生尷尬, 愛穿緊身褲的登山朋友, 套多一件褲子吧! 更不要因為這種原因而使到別人誤會, 而將個人的人格被別人產生質疑和被抹黑。

 

背載孩童背包(Kid Carrier)

這是屬於個人觀點, 以直接認為這類產品其實並不適合背載年紀介於三歲以下的年幼小孩, 到野林參與戶外活動, 雖然這些產品的研發, 是專為背載小孩而設計, 但肯定也有一定的使用標準和詳細說明。但如果使用不當, 反而就間接造成年幼小孩的骨骼和關節發展的影響, 甚至也可能出現一定的傷害。

其實這類產品在使用說明中, 應該會清楚列明, 這些背載的背包是適合用於哪方面, 如簡單的徒步(hiking )旅遊、涉及跋涉(treking)的活動等, 相信裏頭應該會有所列明。畢竟徒步旅遊(hiking)和跋涉活動(treking), 是有所不同的。

其實要探索這類產品所對小孩是否會造成傷害的危害, 其實是並不難, 因為在現實的生活節奏中, 我們都可以看得到, 與該背載背包相似的產品。在大型的商場上, 我們是不難可以發現到, 有些父母親都會使用一些嬰孩的背負產品背在胸前, 以背著小孩子四處閒逛。而我們只要留意細心的觀察, 你可不難地發現到, 那位小孩子的雙腳會因為父母親的走動, 而在懸空中搖晃和甩動著, 小腿如同有種要被甩脫的視覺, 在這種情況下, 小孩的大腿和小腿之間的膝蓋, 就可能因搖晃而成為主要損傷的部份, 如背著小孩子的家長長時間在走動, 小孩的腿部也可能將要面對因長時間的搖晃和甩動, 而造成一定性的無形傷害。

當然, 小孩不會意味著痛而哭泣, 因為這是無形的, 也可能沒有出現痛楚感。但如果家長還不趕快意識到這問題存在性, 而還是繼續給於持續下去的話。這就可能導致小孩在以後成長過程中, 腳部可能容易出現潛伏性的問題而引發傷痛, 或者其他狀況出現。

所以, 在經過這種視覺的觀察後, 我們是否也應該認真的去看待這種產品, 所可能引發的嚴重性後果。就別因為貪圖可愛或者耍帥, 而就將你家的小孩雙腳給賠上。

當然, 這裏也要說回在登山過程中, 如果成人使用這類背包背載年幼的小孩參與野林活動, 這反而要加倍注意了, 因為走在崎嶇的山道上, 人體會因走在高低或者跨越的動作而擺晃, 但如果背部還背載著一名年幼的小孩, 小孩也都會隨著主體而搖晃, 而且搖晃的幅度會比主體的搖晃來得高, 但如跨越的動作越大, 副體(小孩)的搖晃浮動肯定也就會相對來的更強烈及嚴重。在這種情況下, 小孩就被你的跨越大動作, 產生了高度的危險搖晃, 而這也將導致小孩的身體關節部位造成一定性的損傷。

*當然, 如果該產品擁有安置腳的托架設計, 貼心地讓小孩能夠腳踏著定位, 而搖晃傷害就能有所減低。

不僅如此, 年幼小孩的背椎骨、膝蓋等等的關節部位, 除了都容易受到因搖晃而傷害以外, 小孩的頸部也都非常脆弱, 當骨骼還沒有成長堅固的時候, 搖搖晃晃將容易使到被扭傷, 甚至也都容易造成癱瘓或致命的嚴重後果。

而更嚴重的是, 家長不能在山徑上摔倒, 因為主體(大人)如一不小心摔到, 那就直接導致副體(小孩)的頭部脊椎因大衝力的扭去, 而拉傷頸部的脊椎而喪命。所以, 使用利用背包用品背載年幼的小孩去參與戶外活動, 如登山活動, 家長們, 你們可要徹底小心了, 如果處理不當, 這將會影響小孩們後期成長的健康發育。

但這也要說回, 如背載小孩到戶外參與大自然活動, 除了深怕影響其骨骼關節部位的健康成長以外, 其也容易遭受到蚊蟲叮咬和某種因素影響, 而產生很多不便之處。所以, 在要讓孩子享受大自然氣息之際, 也必須經過深思的考量, 要不然反而使孩子連累受苦, 甚至受到傷害。

而要讓孩子享受大自然及愛上大自然環境, 並非這樣就能取得成效, 要讓他們感受大自然, 也要依據他們的成長年齡層來行動。

所以, 當某些登山的新物件出現, 我們登山客必須要用知識和邏輯性去思考和衡量, 而並不是盲目的跟風, 或者去炫耀一番, 因為某些東西如果使用不恰當, 那就是會成為往後一種的傷害。登山客必須要有探索和得到確定的認知, 並使用專業的知識和理性的態度, 來對登山用品衡量一番。而背載小孩到大自然, 雖然對小孩的成長有益, 但也還是必須要去注意一番。

而曾經令我憤怒的, 就是看過一些家長, 竟利用城市活動專用的嬰兒背袋(並不是專業戶外背包裝置), 背負著小孩去跋涉山區, 這些家長的確是很無知並…(我罵不下口), 如這位家長不小心往後滑倒摔下, 這不僅壓傷小孩, 也令小孩子的盤骨撞擊到地面而受創, 肯定的影響了小孩往後的健康生活或者導致她永久傷殘。看見這類家長, 我只能用愚蠢的行為無知的舉動來形容他們, 或說是家長為了要耍帥, 確連累了那可憐的小朋友。

利用這種城市活動專用的嬰兒背袋, 背負著小孩去跋涉山區, 絕對是危險的。

典型的背載孩童背包。

如腳部受到基本的固定, 小孩的腳部就不會因為搖晃而受到傷害。

登山好玩嗎?

每回看見許多父母親帶著年幼的小孩去登山, 雖然該活動不怎麼具有挑戰和危險性, 但是每回到達目的地之後, 總是聽見那一些家長問孩子們, 登山好玩嗎? 還要來嗎? 下次再帶你來?! 這裏有多美多美的、又或者因為爸爸媽媽都喜歡的登山等等的說詞, 所以才把你帶過來。

但目光轉回小孩們的身上, 他們的眼神卻是流露出疲累和被蚊子的叮咬, 流著汗水喘著氣, 皺起眉頭無言的埋葬著那一份心裏埋怨, 以點頭來回應大人們的問題。

就這樣, 小孩們在沒有所謂的登山概念之下, 就因雙親熱愛這項活動, 而無緣無故地被牽引到這活動來。而這, 也可能形成了小孩們對登山處於恐懼感, 因為這活動太累人太沒趣味了。

山林的確很美, 登山卻很有意義的, 但對小孩們來說, 他們只懂前面那句, 哪會懂那後段的 “意義”, 如沒用心的去利用山林教育來培育小孩們的興趣, 並且分享登山概念, 相信它們對這種登山運動永遠都會抱著那一份沒有趣味的想像, 因為他們還不懂得去理解從中的奧祕。而這, 可能將成為他們抗拒登山的充分理由。

其實帶小朋友去登山, 在登山前與後的說教, 是很重要, 必須要利用山林間的趣味、事物和教育, 來吸引他們參與大自然的活動, 將登山這運動成為他們的登山遊戲。而不能意味著叫孩子們感受過程, 如同行軍般的跟從隊伍上山, 卻忽略了能見物的感觸, 這樣一來, 小孩們將對這種舉動(登山運動)抱著很無趣和乏味的理由來抗拒。

這種沒互動感的舉動, 就如只會叫小孩子看和動, 卻沒教導小孩們用心及學習的心態, 去感觸和領略大自然, 從中取得學習的吸收。而小孩們確在這種活動中所真正體會到的, 也都是那行軍般舉動, 那份埋著頭的辛苦行程, 根本就沒有機會和心情, 與大自然互動和細心觀賞。

在登山的教育中, 與大自然接觸, 能開拓小孩們在學校學不到、觸不到和看不到的新視野, 並從 “能感觸到”的視野中, 能有效的激起他們對大自然環境的珍惜和責任。當然, 利用一些相關山林的典故中, 也能讓孩子們產生對山林事物的好奇, 從而養成他們熱愛到訪大自然的一種熱忱和探索。所以, 從有關的詞句聯繫中, 的確可以倡導出, 小孩們對大自然愛護的一種思想, 塑造一種對大自然的感情。甚至也都能將一些生態之間內的相關訊息(如原住民, 貧困及保育等等), 給於正確的提供, 這也都能很好的建立起他們在生活的行為, 學習到如何去珍惜, 如何提供對生態的協助的想像, 甚至也可能激發起他們對社會的一種責任心和憐憫之心等等。這種, 才是參與山林活動的一種正確意義。

而家長們卻不能利用登山好玩、上面很美等等的字眼, 來哄騙小孩們來參與大自然活動, 在這種被哄騙及吸引的情況下, 小孩們卻真正體會到辛苦的感受, 原來是另一回事(小孩們可能都是這樣想)….。況且, 這樣對他們來說, 也算是一種欺騙行為。

當然, 也不能因為要促使小孩們運動,  及個人對登山運動的喜愛, 而將孩子們一同帶入山林間活動。在這種沒有吸引力的舉動下, 小孩們可能會開始對登山這種活動產生了一種抗拒或者恐懼, 而就無法真正建立起一種對山林的興趣感。

也更別意味著在登山路徑或山頂中, 只會催促孩子們大步前進地, 並說 : 快到了、加油打氣之類的用語, 卻忽略了停下腳步來灌輸和解說大自然的美好, 來為一個親子關係的大自然教學做良好的典範, 其實在這種情況底下, 不為自己建設親子教學, 的確是很浪費的。當然, 也別意味著推崇小孩們知道, 該努力或者堅持到達山頂才是往後處事的成功目標, 這也是錯誤的, 小孩們在這段自然的學習成長的階段中, 去吸收任何事物而產生的興趣, 遠比偉大的目標還來得重要。

所以, 在登山前與後的教學, 是都很重要, 除了可以倡導大自然的美以外, 也可以激發他對大自然的興趣, 而不要因為個人的因素, 來讓小孩們覺得這個活動完全是一項無聊的舉動。

精靈的生命.2

這是我第一次站在你們的身軀上, 在這裏, 你們只是暫時被擺放罷了, 而你們, 也還需繼續上路去, 以完成你們生存價值的最後使命。

這裏, 是一處沒有生命氣息的場所, 等如同醫院的停屍間。這裏一大片擺放你們身軀的黃土範圍, 氣氛非常寂靜, 周邊逃過死劫的樹林, 都感覺不到他們有任何的喜悅氣息, 彷彿他們聞到你們死去的味道。站在這裏, 只要閉上眼睛將心沉靜溶納在自然界中, 你就可以強烈感觸到, 他們好像都一直在為你們的倒下而傷心默哀, 並哀傷地歌頌當中。

這裏布滿了你們傷口的氣味, 充斥了整個環境中, 這裏無法在用芬芳來形容, 而是以悲哀和無情來形容氣味會比較來得貼切, 這股悲哀的味道, 就連四周圍的昆蟲都無法喜悅地演奏。這裏, 也因你們而寂靜無聲。

樹的一生成長中, 基本上完全貢獻了自私的人類, 人類給了你學術名稱並分出種類, 而你就這樣得來一個莫名其妙的代號, 這個代號卻判定了你以後的未來。

數几十年之後, 人類來到你的身軀上劃上了編號, 判定了你應該何時該離去。但是, 你意識不到你的生命即將結束和人類的自私, 繼續負起你對大自然的使命, 讓靈長類動物繼續在你的樹冠層跳躍, 野鳥繼續暫時停留休息, 讓飛蜥蜴找到很好的著陸點, 繼續以逐棵樹的飛越到達目的地。

而你, 正可能在逍遙的與樹之間以低沉的聲音對話接觸, 或向著大地哼著歌, 又或者因為風而起舞擺動, 但你卻沒有想到, 你能一動一語的生命卻是倒數當中。宰殺你的人類, 正準備埋著大步向你走過來。

你的成長需要數几十年, 但要把你弄倒下, 人類是不需要花上五分鐘。而你, 被無情的人類用強力的電鋸, 在你們的身軀底部開始鋸下, 就這樣, 你的生命從此和大地分離, 而你就這樣徐徐地並發出那股轟隆隆的倒了下來, 你倒下的那一刻, 彷彿震動了大地, 這是你發泄心中的不滿及懷恨的情緒, 你甚至吶喊和抗議。

這一股震動, 彷彿是你給了人類詛咒, 詛咒人類在往後必須要承受自食其果的自然浩劫。你的生命也因此無聲的了結。而你下給人類的那一道詛咒, 也都一一開始呈現了。

在這無情的地方上, 看著你身軀被鋸開多段, 你完全沒有全屍, 頭頂上的樹梢的綠葉也都一一被清除掉。我望著你那已被鋸開的肉痕傷口, 我也只能輕輕撫摸著, 感嘆的跟你說對不起。看著傷口上讓稍微凸顯的細膩年輪, 原來你的生命, 就在最外的一圈而就此結束了。

最後, 你的傷口上再次重新出現一組代碼, 身軀也因此的應該歸屬誰所擁有。而你, 最後也將被帶走, 離開你成長的地方, 繼續完成你生命最燦爛的價值使命。

朋友, 請你安息吧!

寫給我的精靈朋友

2012.

精靈的生命

你們一樣有血和肉, 只是質不和人類一樣罷了; 你們, 是存有生命和感覺的。人類的生存全依賴你們, 你們供應了人類生存的唯一所需 – 氧氣, 你們甚至回收人類所排放的, 又將其重新過濾再次釋放出清新的。原來, 人類每吸一口氧氣生存, 是跟你們靠的那麼近, 但人類在思維上卻和你們的距離是那麼遠, 因為我們人類太不會珍惜和愛護你了, 你們是犧牲者, 我們卻是受益人。

在自然世界裏, 因為你們, 大地卻有了氣溫和雨水, 卻有了人類的食物, 也因此成為一種有利於某些物種的生存環境。你們像母親般, 照育了人類從靈長類動物的轉變, 你們一代一代的看著人類長大, 你們不曾要求過些什麼, 但卻得不到人類的感恩。

你 們用生命扮演著不同的角色, 你們的成長需要數十年甚至超過百年, 在成長過程中, 你盡出所能來扮演人類即需要的角色。無可否認的, 在無數的生態記錄電影中, 都有載錄了你們如何孕育生物們的生存和希望。你們如同一把寬闊的傘, 讓野林動物有的好遮蔽, 你如同橋樑, 讓靈長類動物能在你們的伸展部位跨越, 甚至也讓野鳥有的好稍做停息。但有時候, 沒有人會意識你這位配角的存在!

所以, 你們已經超越了各宗教的宣導, 你們是世界生物群生存的唯一信仰。

你們的生命由來, 不知要從哪裏及哪段時間來追溯你們。但肯定的是, 你們的生命曾經被點燃, 讓人類在寒風中取得溫暖, 甚至也讓人類在孤寂的漆黑世界裏, 照亮了希望, 戰勝了恐懼。直到現在, 你還是在人類的世界中, 一個不可缺少及依賴的生命。你的生命, 一直都在璀璨著人類。

你們的生命, 在人類尋求知識的開端上, 扮演著極強的定位。直到現在, 你與近親們的血肉, 也都在加工成為一張張薄薄的紙張, 裏頭卻被一一記載了精彩, 你們記載了人類的第一句話甚至長篇大論, 這些所謂的豐富知識, 都是用你的身軀一一記載下來, 你豐富了人類。你給人類很豐富的知識以及生活上所需要的學術, 原來你的生命, 是那麼有價值, 你豐富了 “人生”。

你們的付出, 卻犧牲並貢獻了自私的人類。你們是知識寶庫, 但裏頭卻很少人類對你們的愛。

寫給我的精靈朋友

2012.

又是一件不幸的悲劇

攀爬神山的途中, 昏倒不治, 這又是一件不幸的悲劇, 但卻嚮起了一道訊息, 那就是不管體能狀態再好的登山客, 還是常到訪該山的常客, 也都無法避免自然災害以外的身體所產生的病況突發。而這個一個訊息, 也因此敲響了警鐘, 以呼籲登山客在這起不幸的事件中有所警惕, 並認真看待自己的身體健康

不管任何形似的登山運動, 都含有激烈的成分, 所帶來的, 肯定是對身體的心肌功能產生一定的負擔。不管你登山裝備再怎樣好, 體能多充沛及隊伍的良好策劃, 你都無法避免不讓體內外的任何部位來承受運動性的壓力負擔。就曾有一位年老的登山嚮導, 被雇用去登山, 但是在帶領登山的途中, 也都因為心肌功能不能承受運動的激烈負擔, 而在登山的途中當場昏倒不治。

登山運動雖然必須要有良好的規劃, 除了團隊的策劃以外, 個人的身體也要有良好的規劃。除了攜帶的裝備和充沛的體能以外, 基本的個人良好的飲食起居, 也都要有健康的規律, 這也都是符合個人登山規劃的標準條件之一。所以, 每一年都會有參與登山運動的山友, 也都務必每一年要有身體的定期檢查, 以確保身體是否還能繼續承受某些活動的運動壓力和負擔, 而才來挑選身體所能承受的登山活動。

當然, 我們可以從多方面去分析和探討, 登山常客在登山過程中昏倒不治的事件, 是否是沒有良好的團隊活動規劃, 以及個人的因素, 如背負超重、被催促的速度、行前的飲食習慣及休息、行為和身體健康(心肌功能出現異訊息而不理會)等等, 這都是值得登山客去認真思考一番的。

但這裏卻開始擔心的是, 類似登山過程中, 登山客因心肌功能不能承受壓力, 而在途中昏倒不治的問題, 將會再次浮現在馬來西亞登山運動的世界裏, 但這次的受害者, 可能並非熱愛戶外活動的業餘的登山客, 而是那些被社團組織邀請及選為目標的人士。這些參與登山的人士, 在正常規律的表達行為和行動上, 是稍微有一定的障礙, 這也表示說他們是一群行動不方便的人士。

帶領這些人士參與登山活動, 促使我擔心的就是他們是否在沒有熟悉的人相陪之下, 能夠準確地表達出他們現有的情緒、身體狀況、體內已承受了壓力以及已產生疼痛感覺。當然也都是這主要的重點, 而並非在他們的行動上。

也更令人擔心的是, 有一些有關單位會為了要達成目標, 往往因為疏忽照料而產生忽略的後果。因為登山問題永遠都是因人為的忽略和疏忽而產生, 更何況是帶領一群表達能力稍微有障礙及行動不方便的參與者去參與登山活動。

因為帶領該些參與者去登山, 基本上也需有一定的事前條件, 那就是必須要有該些參與者的一份心肌健康報告做審查, 以確認他們是否可以參與有激烈性質的登山運動。除此以外, 也要有隨隊的醫務人員定時間的為參與者做臨時的心肌健康檢查, 以確保他們心肌功能所產生的負擔是否正常, 以及挪出充分的時間讓他們有時間休息和調節。

當然, 這並非懷疑該類組織團隊的登山專業及工作人員的充足, 因為很多問題我們都要有做好健全及充分的準備。登山的原則, 是健康、安全和快樂的。

所以, 這一類的活動是否真正有良好的活動規劃? 的確暫時還令人質疑。

額外添加的登山能量

參與登山活動, 擁有充沛的體能是很重要的。如有一定的體能, 就不會在登山的過程中, 被感辛苦及承受壓力, 而一直想著要放棄及希望自己能停止這活動。 所以, 登山要有充沛的體能是無可置疑的。

但現在忙於都市工作的國人, 想要參與登山活動, 卻無法可抽空拿時間去鍛鍊身體增加體能, 而每回想嘗試參與登山活動時, 往往就被一些登山活動的錯誤資訊給嚇著, 如說明登山需要有嚴格的訓練, 必須讓身體能擁有強壯的體能, 要不然就無法被挑選為該活動的隊員, 又或者在活動中會導致無法跟上隊伍的進度, 而在山林間落後獨自一人, 在這種嚇唬人的登山資訊底下, 的確令人對登山運動產生恐懼感, 也讓人對登山這個健康運動因此而卻步。所以, 往往想要參與登山的人, 就因此自知體能無法達到指定的標準, 而打退堂鼓。也因如此, 在都市生活的人, 就無法真正感受到大自然另一面的美麗。

當然, 如果真的無法從時間上, 來為身體鍛鍊出登山充沛的體能, 我個人的建議, 就是從短程的山林開始初步著手, 再這種簡單的山林活動上, 來累積經驗及自我了解登山體能的不足點, 從中去磨練一番自我增值, 才來逐步參與需耗力的登山活動。因為登山體能、技術、知識及思維是需要時間來增值的。

如果覺得登山體能還是無法達到充沛及持久力的勞動, 其實我們可以額外添加一些外來元素, 來為在登山運動時, 減少運動所消耗的體能, 並及時可補充回基本的能量。除了準備些可補充回體力的行動糧食以外, 我們也可以借用外來的物件, 來為登山體能增值。這種運動產品, 的確是有效地可額外添加你身體所需的能量, 這一類產品, 裏頭含有著科技元素, 如納米科技或者元素等等。對於現在使用來參與激烈比賽的選手來說, 也都已是很普遍了。就連我國羽毛球名將李宗偉, 也都使用它來順利完成競賽。而我, 也都曾經使用該類產品去參與登山運動。但所得來的結果, 它的確是對登山運動有很大的幫助(對我而言)

這種運動產品, 不僅攜帶方便, 而且也很美觀。除了促進血液循環及增強體魄運作以外, 還能減輕並舒緩運動回來後, 肌肉產生的疼痛感、緩和不適及消除疲勞等等。所以, 這都是給於參與及愛好激烈運動(包括登山運動)的人來說, 它的確是一種可增進體能的輔助用品。至於這些運動產品, 我就不在這裏多加介紹。

當然, 這一些產品, 是否能協助你在登山運動上, 給於補充體能而勇往上前, 這也要看個人的登山技術, 因為往往登山運動所快速消耗的體能, 也會因個人的錯誤登山技巧及方式而有所損耗。所以, 如還無法掌握出正確的登山步伐及技巧去登山, 相信再好的運動補助產品, 也都是徒然的。

最後, 不管是否有產品補助, 登山最重要的條件就是要有堅定的個人意志力, 如沒有意志力, 就算有運動補助產品, 相信也都一樣是徒然的。

原住民的登山挑夫

在馬來半島某些登山活動的形式上,有些登山客為了要減輕背包里的負擔, 都會聘請一些當地較窮苦的原住民充當登山挑夫, 將較重的登山物件讓挑夫們負責背上某定的營地去。( 類似沙巴州攀登神山那樣, 可聘請當地挑夫把物件背上半山旅館去 )

在聘請原住民充當登山裝備的挑夫時, 有留意到很多雪隆區的登山客總喜愛欺負和欺騙, 那些被聘用的原住民挑夫, 就是單支付極少的挑物費用, 讓原住民挑夫挑起登山背包內的東西, 而且在一路上還繼續將沒付費的挑物給於挑夫負責, 慢慢地形成挑夫背負起兩人份的登山物件重量, 加劇挑夫背負的負擔, 這是極度缺德的行為, 也是眾多各派山友們無法容忍和憎恨的作法。

( 据我得到些登山客給予可靠詳情, 全程的路途不管多遠和背負的物件多重, 祇給挑夫RM20左右罷了, 且還在行走在路段中續繼將物件讓挑夫背)

其實原住民挑夫的工作是辛苦的,他們在貧窮生活環境下, 為了多賺取生活上的費用, 衹穿著不适合登山的一雙破舊鞋又或也沒穿鞋子, 就幫助登山客背負重重的登山物件往山林內走, 以滿足登山客的需求, 來賺取生活上的費用。但很多山客沒想到挑夫在回程時, 是帶著森林的危險和疲累的身軀回到村庄去。

他們的危險是來自原住民挑夫們把當天的登山挑物任務完成后, 都會獨自一人穿越所來的野林回村去, 這是對挑夫來說是極度危險的,
野林中都會有隱藏中的貓科猛獸對單獨的動物(包括人類)帶來獵殺的行為, 況且挑夫在回程時段中, 天色也巳經黑暗了。這些都會對挑夫們帶來了無形的危險和傷害。所以這份要賺錢的工作也不容易。這類的挑夫工作, 也因登山客的需要, 而慢慢地開始盛行起來。

所以我們就必須協助馬來半島原住民設立挑夫的机制, 讓他們利用這樣的方式, 增加和協助原住民的生活費用以外, 也可杜絕一些過份的登山客, 利用原住民挑夫的無知, 騙取他們做些吃力又不討好的搬運工作。

而我們最重要是教導要當登山挑夫的原住民, 如何去計算要被挑的物件价格,
甚至也包括路程的長短與難度計算在內。並為他們設立了正確的登山挑物說明和价格。如下:

RM508KG的挑物, 行程7個小時為准( 不管隊伍有休息如何的多次和時間消耗, 一律以7個小時為准。時間一到, 不另付挑物費, 就可放下登山客的挑物自行回家去)

超時或超重外算, RM10開始算起。

過夜需另計一夜RM20, 還需包括挑夫的營帳內過夜和晚餐和早餐在內。

活動性質如以該點出發, 另點回程, 需另外支付挑夫回程的交通費, RM50為參考。

挑物工作的時間以4pm正式完全的結束。

年齡不到21歲以上或者女性的原住民, 絕對禁止聘請他當登山挑夫。

如祇聘請到一位挑夫登山, 必要求他攜帶自己的開山刀防身。

絕對禁止挑夫以手提的方式, 作為搬運工作和扛物事宜。

挑夫在我們聘請的活動范圍內發生受傷意外, 請給予愛心的醫藥幫助。

如活動方式上可允許多一人暫時性的參于, 請全面禁止挑夫獨自夜晚回程。

結論

在這最后結論里, 是希望各位山友們知道, 挑夫是利用該背負勞力來賺取生活上的費用, 且該任務完成后, 也要冒著危險和天黑的情況下回家, 這樣的賺錢方式並不像進山採臭豆和野果那樣容易和簡單, 當然如果原住民在生活上有知識(多數是文盲)和能力, 相信都不會選擇當登山挑夫, 所以這點希望各山友不要因為他們的無知而欺騙他們。更希望大家能與原住民他們一起分享著我們現代化登山方式和他們在林內謀生的方式。在大家互動的活動中, 我們還可以從原住民入山生活的方式, 學習到野外求生之術!!

編者  KWLoh 2007-10-14

( 該文章為初稿, 還沒正式完成和翻譯成馬來文和英文, 如有興趣可暫時性自行翻譯成為外語文字, 交給登山進口外的原住民村與村民, 並向他們解釋該机制的良心用意。也希望還可以接受到各山友更好的建議, 可讓該机制更完美、齊全的並且更适合原住民的方式。TQ)

馬來半島的登山季節

這裏分析的是馬來半島登山季節的時間表, 以給於本土登山客及海外登山客來參與本土登山運動時, 能有著一份基本概念。並可從中了解後,  以做為避免在參與的登山運動時, 不會應缺乏溝通的關係及不了解的情況下, 而在山林的山徑中及露營區內, 產生不必要的爭執以及爭奪營地等等(搶營)不愉快的事件發生, 因為很多事情都是可從預先安排, 以做為避免的。

當然, 在分析這段登山季節, 也就需從何種因素所帶來的影響開始了解。而這所造成季節性的熱潮, 主要是來自各族群的文化信仰、公共休假日及季節風是主要造成熱潮的關鍵點。

在詳細說到各族群的文化信仰所引起的登山熱潮。首先, 我們又必須從族群中的人文特色來分解詳述, 那就是馬來西亞人(尤其政府官員)會偏愛以馬來人及非馬來人來對稱。當然, 所謂的馬來人, 就是那些稱土著*的人, 而非馬來人代表著華人、印度人及原住民等等。

*馬來亞爭取獨立以前所草擬的社會契約及憲法, 將馬來人歸類為土著.

在本土生活的國民, 都知道馬來西亞的馬來人是穆斯林*, 穆斯林在準備慶祝他們的新年(開齋節)之前, 都必須要經過一個月的齋戒月去磨練意志力, 其中以長達12小時左右的戒食舉動(包括禁止飲用飲料), 作為磨練的目標。之後才由穆斯林的掌璽大臣來宣布真正開齋節將落在那一天。

*穆斯林也可稱為回教徒.

所以, 在這一個戒食的齋戒月裏,  穆斯林的體能基本在沒有飲食的狀況下都會有所減低, 也因如此, 在這一個月份裏,  多數熱愛登山的穆斯林(馬來人), 都會鮮少參與登山活動。而所形成參與登山活動的人, 都會以非馬來人佔大多數。當然, 在這個月份去攀登任何一座山岳, 肯定的是, 會少了很多馬來人的登山隊伍來參與, 而就不至於導致大家要擠滿在窄小的山頂營地上。

而在說到非馬來人, 我們只能夠以華人來作為詳述,  因為目前為止, 熱愛登山的印度友族還是佔少數。話說回華人, 本土很多華人基本都還會慶祝華人的文化節慶,  以做為對文化信仰上的一種尊崇。而在那麼眾多的華人文化節慶裏, 所熟悉的, 肯定是華人農曆的新年、清明節、農曆七月的鬼月以及九王爺誕等等。

但在這些文化習俗及信仰的節慶裏, 華人的登山客也絕大部份會留守在家不去參與登山活動。這是否意味著他們很虔誠地在尊崇自己的文化, 還是對信仰上有所避忌呢?  而在深入探索一番, 原來華人的登山客都知道, 在一些華人文化節慶裏, 去參與登山活動, 可能會遭遇惡劣天氣的影響。因為在我國, 這一些文化節慶的日子, 都落在天氣及氣候不是怎樣的理想及穩定的時間裏。

這就如華人祭祖的清明節及道教的九王爺誕, 在這兩個節慶前夕及過後, 西馬各地區都會出現數天的短暫性豪雨, 而這對登山活動來說, 的確不是一個參與戶外活動的好日子。所以, 很多華人的登山團隊都會在這兩個節慶裏, 避開去參與登山活動。

當然, 除了這些文化節慶裏, 以避開天氣所造成的影響以外, 也有在一個信仰節慶的月份裏, 華人的登山客是不會選擇去參與登山活動的, 而這個月, 就是農曆七月的鬼月。在這個月份, 較為迷信的華人, 都不會選擇在這一個月份裏, 去參與戶外活動,  以免發生不小心撞見的意外, 而有所避忌。

所以, 這幾個華人文化及信仰節慶的時間裏, 在華人不選擇參與戶外活動的情況下, 山林的營地上, 就會出現許多的造訪者(山客)都是以馬來人為居多。

至於在公共休假日所引發的登山熱潮, 這就要從馬來西亞的規定公共假日來詳述, 在馬來西亞, 很多在城市工作的國人, 都有著一種習慣, 那就是等待即將來臨的公共假期時, 都會向工作崗位申請休假及補假, 將原本一天至兩天的公共假期, 延長至一個可去旅行的長假日(也包含星期六及星期天)。而本土各族群的登山客, 也以這樣的方式, 來為自己安排去參與一項長期的登山活動。所以, 在這一些有公共休假日的星期裏面, 山林的營地上, 總是擠滿了許多的登山客。

當然, 登山熱潮不單只是登山客特地提假去登山而出現, 如剛好也落在學校的暑假日, 這也都會導致山林的營地, 擠滿一大群參與的學生。

*有些公司星期六沒上班.

最後, 說到季候風的影響, 馬來半島全年會受到兩個季候風的影響, 那就是十月到二月從南中國海吹來的東北季候風, 接著是三月至九月, 源自於印度洋的西南氣候風, 並經過鄰國蘇門答臘, 再吹向馬來半島的西海岸。而在這兩個季候風處於變換階段時, 半島各地區也將出現炎熱及多雨的狀況。

關於東北季候風, 其所帶來的是強風及豐厚的雨水, 而影響的是馬來半島主幹山脈以東部及北部的地方, 也就是馬來半島的東海岸及靠近鄰國泰國的北部地區。其影響的範圍甚至也都涵蓋著主幹山脈大部份可攀爬的山岳。如果這時候去攀登主幹山脈的山岳, 可就要面臨暴風雨、山洪及土崩的危險。

至於西南季候風, 其所帶來的是乾旱悶熱的氣候, 這也因為從印度洋吹來的西南氣候風, 在經過蘇門答臘島後, 再吹入馬來半島時, 所夾帶的水分已剩餘有限, 風勢即乾且熱, 也因此造成了酷熱的天氣。當然, 如處於西南季候風的階段下, 氣候有時也會出現無法預測的雷雨狀況。

不僅如此, 這西南季候風也時常帶來鄰國印尼的蘇門答臘, 所非法砍伐並焚燒出來的煙霾吹向半島, 而使得馬來半島的空氣素質變差。而這西南季候風對半島的主幹山脈所能攀登的山岳, 並沒有造成特別的氣候影響。當然, 如果想得知當地的準確氣候, 也都必須前去詢問當地的居民, 以才能為登山活動做安全及適當的安排。

所以,了解到 以上簡單的半島登山熱潮來源, 的確會讓你體會到, 馬來半島竟藏有著這一種有趣的登山季節。而國外的登山客來馬來半島登山, 的確是需要有這方面的具體了解, 不然的話, 你可要逼擠在山林間了。